先正视死,后珍惜生

  • A+

今年突然离开人世的五位明星,前3位都是因为癌症,图5却死因成谜

今年突然离开人世的五位明星,前3位都是因为癌症,图5却死因成谜

先正视死,后珍惜生

先是万州二桥发生了一辆大巴车坠入长江;再是李咏癌症去世,才50岁;最后就是昨天金庸去世,享年94岁。

前几天看某微信群里有人说,哎,天天发生那么多的不好的事情,不知道对我们来说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呢;甚至有个亲人给我说,看到李咏去世很突然,居然死于癌症,我突然害怕我的肠胃出了点问题…

包括我前几天去妇幼保健院拿了体检结果,虽然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但是有两个地方让我不得不重视,乳腺和子宫。

回到幼年时期,第一次接触死是什么时候呢?

好像有那么一个月,我一如既往在客厅里抄写词语,旁边深褐色沙发上有个座机电话,我特别享受来电话的铃声,叮铃铃,叮铃铃…但这个月我突然有点反感这种铃声了,因为短短一个月家里不断来电话报各种死讯,说,这个村某某家老人去世了,那个村某某家老人去世了…

起初家里来电话时,我都会呼叫,妈妈,电话来了,妈妈,你看,我是不是听对了。

妈妈接电话时,我一直看着妈妈的表情,眼里充满了期待,待妈妈挂好电话我便问,谁的电话呢,说的什么呢?

妈妈回复道,是三公里那边舅公打来的电话,说那边有个老人,就是祖祖,已经去世了。

我问,去世了是啥意思呀?

妈妈答,就是没有了的意思。

我再问,没有了是啥意思?

妈妈答,就是要埋到土地里,人不在了,走了。

但一个月下来电话报死讯的次数太多了,重复刺激我的某根脑神经,我不得不纳闷,怎么这么多的人去世了呀。

六岁那年,某天晚上,妈妈带我去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其实就是某家农村一个老人家里,整个房子里到处都布满了各种纸房,纸灯,纸船,多种颜色,多种形状,还有很多大人。

我被领到一个婆婆身边,正好,我对面便摆放着一张不大不小的黑白照,是一位很慈祥的老人的黑白照,她脸上挂有淡淡的微笑。

很快我注意到我旁边还有个大我几岁的哥哥,一直哭泣不停,双眼都哭肿了,长时间泪水流不出来导致全身不停地抽搐着。

哥哥哭什么呀,至于哭得这么伤心吗,再看看周围,周围都是大人,个个看起来都表情沉重,没人管哥哥。

我再注意哥哥的眼神,他的双眼一直停留在那张黑白照。我的注意力便重回到这张黑白照,细细看着这位老人,还有她的笑。

看久了,瞬间,由内而外产生了害怕,我不知道怕什么,内心有个隐约的东西出来了,只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出于本能自我保护,于是我拉着妈妈的衣角,却被妈妈温柔抚摸,说,不要闹,待会带你回家。

我静静地等待,静静地环顾四周,并且尽力控制内心的害怕。

终于妈妈带我回家了,总算离开了那位老人家,空气瞬间变得很清新,心也跟着空旷了很多,我问妈妈,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妈妈答,里面有个老人去世了。

这是我有记忆以来参加的第一个追掉会,至今我还记得照片里老奶奶的笑,我还记得那位哥哥的哭。

电话报死讯,参加追掉会,这两份经历为我后面埋下了伏笔,直到我十岁那年瞬间爆发。那个时候我才上小学二年级。

上语文课,老师带我们朗读悯农(二):

春种一粒栗,秋收万颗子。

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当时我的理解力远落后于同龄人,我并不懂得语文课本上每一篇文章的意思,但书本上有各种插图,助我提高了点点理解力。

课本上,印有悯农(二)这首诗的这一页上面有个精致的插图,是一家人在农田的图,其中一个妇女抱着一个孩子,旁边是一位光膀子的弱男子。妇女哭泣,孩子在妇女怀里闭眼,弱男子一脸无奈。我很好奇这个孩子怎么了,再看看四句话,最后一个字是死,难道这个孩子已经死啦?可是死是啥滋味呀?

每学完一篇课文,老师都会布置作业,让我们抄字词,所以我们就抄了一行“死”这个字。

对我来说,多抄一次“死”这个字,我内心就加深了一份恐惧。

我不知道我究竟恐惧什么,可是我已经被恐惧重重包围了,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随着时间的积累,我变得极为敏感,建立了个条件反射,只要提到死,我就会立马拉肚子,拉肚子越来越不正常了,直到妈妈不得不带我去小诊所开药输液。

妈妈总是问我,你为什么会拉肚子呢,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呢?

我摇摇头说不是的,我没啥钱买零食吃呀。其实我知道一切根源,是来源于我对死的恐惧。可是我没法给妈妈明说。

那年我家在二公里,如今二公里已经拆迁了。二公里那边周围都是一座座山,我卧室的窗外,放眼望去就是一座座山,无数座山,其中离我们最近的一座山,上面布满了座座坟墓。也就是说,只要我在家,尤其是当我做作业时抬头的同时那些坟墓都会映入我眼前。

尤其是清明节和过年,加上一些特殊的节日,我都会听到那些鞭炮声 ,甚至我家人还会特意让我多听那座山上的鞭炮声,加深对声音的印象度。

结果,在我加深对鞭炮声的印象度的同时,潜意识里也加深了对坟墓对死亡的印象度。

当我真正对死产生了恐惧,我就无数次恨不得想离开二公里,离开那座满面都是坟墓的山。

50岁李咏因癌症去世!你还天天在“喂”癌!

50岁李咏因癌症去世!你还天天在“喂”癌!

那一年,我每天中午在外公家吃饭,早晚在家吃饭。

所以对我来说,外公家是最安全的,因为外公家周围都是房子,看不到山,更看不到坟墓了。

换地方容易,换心境就没那么容易了。每天中午在外公家午睡期间,我老是做噩梦,梦见死亡,梦见无数个死亡场景。

起初我确实被吓醒了,全身冒冷汗,有次妈妈还问我你怎么冒出这么多的汗,还特意往我背部垫上毛巾,吸收汗水。

而我却无法说出口,确实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词穷。

后来我索性不午睡了,顺着我脑海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各种念头想下去。

人死了,就要被放入棺材,棺材就要被放入土地里。真的就这样了吗?

万一人在棺材里突然活了怎么办呀,可被发现自己被埋了又怎么办呢?

被关在棺材里了,出不来了,那是不是又要被很多无数个小虫吃掉了?那是不是就更加痛苦不堪了?

全世界只剩下最后一个人了,那么谁来给他放入棺材呀,又由谁来埋他呀?突然感觉这最后一个人挺可怜的。

人多了,那么坟墓是不是也会很多,万一土地都装不下坟墓了怎么办?

那是不是这座山满了坟墓,然后挖掘机就去把这些坟墓挖出来,把里面的棺材都挖出来,里面的人也会捞出来…

越想越恐怖,那个时候想法很天真,不知道人死了会糜烂,腐化,最后只剩下了骷髅。

更恐怖的是,自己死了怎么办啊?

很奇怪,为什么往往想到自己死了就会产生强烈的反应?总算找到了这真正的根源。

每想到死,我就努力转移注意力,做其他事情,但那颗地雷一直在,一旦触碰就会发生爆炸。

是的,我才10岁的小小年龄,因为对死的恐惧,我无数次拉肚子,无数次睡不着,更没法找家人说出口好缓解自己的情绪。

尤其是晚上到家,做完作业后尽量不看窗外,但天黑幕了,看不到那座座山了,更看不到那些坟墓了,可是我心里很清楚,那些坟墓还在那里呢,就像我的地雷还在我内心里呢。

甚至在我晚上入睡的时候,看着天花板上的倒影,窗外的各种亮光倒影在天花板上,我对这些倒影发呆,我无数次自问,我该怎么办?我想早日跳出来。

客观一直都在,唯一能改变的就是自己的认知模式。

长时间追着自己的念头,长时间体察自己的恐惧,因为我知道,光逃避这地雷是没用,还不如好好排雷。

怎么排雷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首要的就是要勇敢面对这些念头,从我脑海里冒出的念头,包括我梦里的各种关于死的场面。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累了,我不想再做噩梦了,我不想再深入体察这些念头了。

也许是物极必反吧,突然觉得,死,仅仅是一个规律现象。有次我为了安慰我自己的心,还特意问爸爸:爸爸,一百万年后你在干嘛呢?

爸爸答,肯定死了呗。我说,哇,爸爸太聪明了。站在一旁的妈妈被我弄得哭笑不得。其实我只是借助和爸爸的对话来转移对死的认知模式。

虽然,死,仅仅是一个字,同时它也代表一个客观现象,只不过是浓缩到一个字上去了。所以我们应该尊重,而不是恐惧。

那晚,我再次平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的那些倒影再次自言自语,当时的心境很奇妙,前所未有的平稳,心很澄明。

那晚我和我自己的对话我仍然记得,死,没什么可怕的,它只是一个规律现象而已,自己死了也没什么的,尽管我不知道死了是什么样的滋味。我觉得死应该是个循环。

其实那个时候我还没学过循环这个词,更不知道循环是什么意思。但我隐约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生存物都会有属于它的循环,就像树叶一样,春天来了树叶发芽了,夏天树叶越来越茂盛了,秋天来了树叶黄了落了,到了冬天一片树叶都没了,但是下一季春天来了树叶又要发芽了,这就是循环,所以我觉得人也一样存在循环。

所以那晚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长大了,亲人老了,老人去世了,自己亲手去埋了他们,自己也经历过各种悲欢离合,然后自己老了,自己也死了,自己也跟着被埋了。一个人在棺材里在土地里,经过无数个年,人和棺材被腐化了,和土合二为一了,再经过无数个年,我被埋着的地方上长了一棵树,树越来越茂盛了,再经过无数个年,树倒了,枯了,原地又变成了一座山,甚至经过无数个年到最后变成了一条河…

梦里也反映了我的认知,循环。就这样,一个晚上,我彻底改变了对死的认知。从那此后,对死亡的各种条件反射已经烟消云散。

但是,跟死相对的就是生,那么,问题来了,你应该给你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生?

除非经历过特有的生死之事,也许大多数人跟我一样会觉得,死亡离自己还是挺遥远的呢,所以我们反而不珍惜生。

前段时间我在看一个电视剧,《沙海》,其中两个角色吸引了我,那就是吴邪和黑瞎子,他们的魅力在于在任何危险面前在生死面前,他们依然保持平缓的语速。通过助听器听他们的语速,语速中透露出他们的淡定,他们的自然,完全俘获了我的心,因为在这部电视剧里,所有角色中就吴邪和黑瞎子两个人说出来的每一个字我能完全听得一清二楚,每个字说得很流利很干脆,不带拖拉,不紧不慢。反过来反思自己,我说话很急躁,语速比较快,上气不接下气,说话过程中能感受到气都集中在胸部以上了,没能下沉到下丹田里。

虽然《沙海》是个虚幻小说,但吴邪和黑瞎子他们的这个性格很值得我们学习,有句话说平常心是道。其实我也不珍惜我的生,因为我一直长期活在焦虑中,心老是各种不安,时常扰乱我自己的生活。心乱了,气也跟着乱了,身体就容易出问题,外界就越不如意了。

记得之前在广西北海和一个女性朋友一起去看大海,她给我说她很害怕得乳腺癌。我安慰道,想多了吧。她摇摇头说,希望如此吧。其实我理解她的感受。光有健康的身体还不行,还得有个健康的心态,否则情绪一旦有偏颇,身体也照样出现问题。我曾做过个调查,像我们这些女性,本身带有一定的感性,有时候很容易为情感问题而生出各种情绪来,严重时还会影响到乳腺和子宫。加上我自己的体检,结合自己的性格,我突然发自内心要对自己负责,预防大于治疗,所以点滴修正自己的性格还是很有必要的。

回顾今年的过往,8月份的我深陷在焦虑中,那段漫长的日子里,我除了心跳加速,还伴随着严重的失眠,失眠会给双眼带来干涩。为了缓解此症状,我彻底改变了过去各种不良睡姿的习惯,养成了平躺揉腹睡觉的习惯,持续到现在。如今焦虑已经减轻了很多,身体的通透度也提高了很多,思维也得到了一定的拓展。

其实这几年来我有过不少极端情绪,也因为极端情绪,浪费了些自己的时间和家人的时间。经历了些极端情绪的折磨,我越来越意识到心平气和的重要性了,只有真正心平气和了,才能更容易把握好生命的方向。

有句话,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在各种不如意面前能保持心平气和实为不易,因为心平气和的话,再不如意的事也会立马转变方向,往好的方面发展。

如今,对我来说,珍惜生的第一步就是经营好自己的情绪,时刻保持平常心。

前路漫漫,正念正气正形,且行且珍惜。

注:在本文所表达的意见/建议是作者独立的判断,印度直邮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这些资料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代替。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全球经济寻药,助力生命,点亮生命的曙光!。

主持人李咏去世,大作家金庸去世,人生在世这一点最重要

主持人李咏去世,大作家金庸去世,人生在世这一点最重要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