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ALK突变肺癌患者使用克唑替尼5年没有进展_在哪里买到孟加拉克唑替尼

  • A+

案例:ALK突变肺癌患者使用克唑替尼5年没有进展_在哪里买到孟加拉克唑替尼

肺癌是一个发病率和致死率非常高的癌种,对于肺癌的非小细胞肺癌亚型,如果存在基因突变,患者可以使用相应的靶向药物。如EGFR突变,ALK突变等等。

ALK突变在非小细胞肺腺癌中也很常见,患者可以使用一代ALK靶向药物克唑替尼、二代ALK靶向药物艾乐替尼、色瑞替尼、Brigatinib等,另外还有第三代ALK抑制剂劳拉替尼(3922)。

但是这些靶向药物都不可避免地耐药(多数是一年时间左右),耐药以后该怎么办?如何更好地延长耐药时间,将靶向药物吃上5年、10年,这样才能算是真正地带瘤生存,达到将肿瘤控制成为慢性疾病的愿景。

今天的这篇文章,我给大家来解读一篇文献,那些ALK突变的肺癌患者,他们吃第一代ALK靶向药物克唑替尼就达到无进展生存期并且总生存期超过5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案例一

第一个案例是一名76岁的女性肺腺癌复发的患者,从不吸烟,FISH检测发现ALK阳性的癌细胞比例非常高,达到了78%。患者每天服用克唑替尼的计量是每天两次,一次250mg。随后因为胃肠道不良反应而降低计量,为每天一次,每次计量为250mg。患者对克唑替尼的治疗产生部分应答,病灶缩小非常明显,持续了76个月(6.3年)。

案例二

第二个案例是一名47岁从未吸烟的男性,病理诊断为肺腺癌。FISH检测发现ALK阳性的癌细胞比例也是非常高,达到了58%。患者每天两次服用克唑替尼,计量为250mg,对治疗产生了部分应答,下图红色标注的是对治疗应答的淋巴结,且维持了60多个月的时间(5年)。

为什么?

本篇文献作者所属机构经常会有一些靶向药物使用很长的案例,为了探寻这里的机制,研究者开展了一系列的回顾性研究。

研究对象包含:克唑替尼、其他ALK靶向药物的使用、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期(OS)、因为副作用而停药的情况、病理资料、基因突变等等。

我带大家来看看这里的数据情况。

ESMO2017克唑替尼再扬威,ALK阳性肺癌患者总生存超过五年不是梦

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2017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年会(European Society of Medical Oncology, ESMO)上公布了PROFILE 1014研究的OS数据,结果显示克唑替尼治疗ALK阳性NSCLC总生存期超过四年。 我曾经介绍过克唑替尼在ALK阳性NSCLC中奠定关键地位的研究—全球多

835名肺癌患者中,有45名患者是ALK阳性的患者,占比是5.3%。26名患者是属于四期肺癌患者,24名是肺腺癌,一名腺鳞混合癌、一名肺鳞癌。

这26名患者一线给予克唑替尼治疗。3名患者因为毒副作用而停药,11名患者在影像学检查发现进展后继续服用克唑替尼,10名患者接受第二代ALK靶向药物治疗。患者的平均无进展生存期PFS是9个月,其中PFS达到5年的患者占比9%,平均总生存时间OS为48个月(4年),总生存期超过5年的患者比例为36%。

  1. 小于10%的患者,也就是比较小比例的患者可以通过克唑替尼实现持续的控制,即单药克唑替尼的无进展生存期时间超过5年。本案例中有2个患者时间超过了5年,不过在50个月的时间点是4个人。

  2. 对于某些患者而言,当疾病进展时,继续克唑替尼的使用可能是一个有效的策略。特别是一些局部进展可以使用其他治疗措施缓解的情况,如脑部病灶进展使用放疗控制。

  3. 克唑替尼耐药之后,顺序使用其他ALK抑制剂可以将总生存期延长到4年。

  4. 超过三分一的患者,不管是使用单一克唑替尼,或顺序使用多种ALK靶向药物的生存时间超过5年。

案例:ALK突变肺癌患者使用克唑替尼5年没有进展_在哪里买到孟加拉克唑替尼

如上图所示,这些患者中,五年没有发生进展的比例是9%,2年没有发生进展的比例是18%。不过总生存时间比例还是可以的,超过5年生存时间的比例是36%,一半以上的患者的生存时间超过了3年。ALK突变的患者在靶向治疗中,获益还是很明显的。

总结:

文献并没有给分析出,为何其中那两个患者可以使用克唑替尼单药5年,细心的读者可以在本文的第三张图看到一个趋势,就是ALK肺癌患者使用克唑替尼单药,这个耐药时间是一个梯状分布,有很长耐药的患者,有很短时间耐药的患者,也有耐药时间居于中间的,究竟克唑替尼可以吃多长时间,似乎是运气成分了。

可能这也说明这个药物的耐药时间与患者的癌细胞的状态有关,如上面两个单药克唑替尼5年以上的患者,其FISH检测到的ALK阳性的癌细胞比例都是很高的,一个是78%,一个是58%。

因此对于初次诊断的患者,您的基因检测报告,不管是FISH、二代基因测序等,除了注重是否有阳性基因突变,还需要关注阳性基因突变的比例,如果阳性基因突变比例很高,可能是有效时间会长一些,如果阳性基因突变的比例很低,可能就需要格外关注耐药的问题。

当然肿瘤具有异质性,根据阳性基因突变癌细胞的比例判断耐药时间不是完全准确,但是也确实是一个可以参考和关注的指标。

参考文献

Rangachari D, Le X, Shea M, Huberman MS, VanderLaan PA, Kobayashi SS, Costa DB, Cases of ALK-rearranged lung cancer with 5-year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 with crizotinib as initial precision therapy, 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 (2017), doi: 10.1016/j.jtho.2017.06.002.

weinxin
微信咨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